禁書攤

禁書人生最快意事
莫如雪夜閉門讀禁書

禁書就是國家通過行政手段禁止刊印、流布、閱讀的書籍。由於時代背景的不同,禁書的主題與制裁都有轉折變化,但說穿了政府要以文字罪人,可以沒有理由、遑論標準,唯其目的一致:都為了箝制思想。

臺灣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時期(1949-1987)中,禁書政策以漫天撒網與漫無標準為主旨展開。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,出版界採取「張冠李戴」等應變措施,如篡改作者姓名、略去作者姓名改以本社編輯部代替、或更改書名以利流通。

禁書黑四類

政府當時所禁之書,依內容可分為四大類:

一、日治時期書刊與日文書籍;二、有妨害風化之虞:以郭良蕙《心鎖》、文星書店出版臺灣首位人體模特兒攝影集《林絲緞影集》、D.H.勞倫斯《查泰萊夫人的情人》為代表;三、批判時事、涉及政治思想:例如《自由中國》與《美麗島》雜誌、柏楊與李敖多本著作、李宗吾《厚黑學》、吳濁流《無花果》、陳映真《將軍族》;四、附匪與陷匪份子著譯、俄共或左派作家著作、描述俄共相關內容書籍:此類包羅甚廣,包含巴金、郁達夫、魯迅等三○年代作家,金庸、王度盧、梁羽生的武俠小說,郭沐若、葉紹鈞、饒宗頤等學者著作,俄國作家托爾斯泰、契訶夫之作品,翻印自大陸的《焊接工作》與辭典等書籍、描述共黨統治下大陸生活的陳若曦《尹縣長》,而《簡愛》、《貝多芬傳》等名著因譯者未來臺亦在被禁之列。最可笑者莫過於左拉與毛姆的譯名帶「左」(左派)與「毛」字(毛澤東),慘遭禁止;最冤枉的莫過於梁啟超,因死於1929年,未能在1949年隨國民政府遷臺而列入禁書黑名單。

1958年臺灣警備總司令部(警總)成立,戒嚴期間職權範圍極大,其中一項即審查出版品。除了審查外,另編印《查禁圖書目錄》廣贈出版業與書商,作為其刊印、販售準則,查緝人員亦可依此進行取締。

《出版法》、《臺灣省戒嚴期間新聞紙雜誌圖書管制辦法》與《臺灣地區戒嚴時期出版物管制辦法》為查禁工作主要依循之法;具「妨礙風化」之嫌的出版品多違反《出版法》,其他涉及政治思想者則違反後兩部。然而書種繁多、查禁人員素質與標準不一,自由心證難以避免;加之上有政策、下有對策,許多出版商將書名、作者更改後照出不誤,或者偷偷摸摸地賣,反而使得禁書身價大漲、奇貨可居。

當時的改名亂象可概分成三種:一、改書名:例如金庸《射雕英雄傳》改為《大漠英雄傳》、關菊隱《袁世凱竊國記》又名《六君子傳》;二、改作者名:朱光潛被改為「孟實」與「朱潛」、傅抱石變為「錢興華」,更有甚者,直接以「本社出版社」印行;三、作者與書名齊改:例如茅盾《世界文學名著講話》被改為「曹開元」著《世界文學名著評話》、後又託名「林語堂」《世界文學名著史話》。再如吳晗《朱元璋》以「本社編輯部」編《明太祖》出版。